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八月, 2008 起發佈的文章

[撤亞/賽亞人]與超級基因改造老鼠相似?或在下屆奧運出現

奧運會可能會不會出現猶如《龍珠Z》(Dragon Ball Z)中[撤亞/賽亞人]的運動員?用現代的生物科技是有可能做到的。 奧運會中其中一樣最為人注意的事是運動員服用禁藥事件,除了一些被人「斷正」外,有些可能是因疾而誤服禁藥的,有些表現得特別出色的運動員也會被人懷疑有服用過「禁藥」的「強化人」,但卻因為技術問題而沒有被人發現(見新聞[反興奮劑戰爭: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有人甚至認為透過基因科技而製成的禁藥將於下屆奧運會出現(見新聞[超級禁藥製超級改造人])。其實於2007年已有科學家培養出500隻經過基因改造的超級老鼠(見新聞[科學家培育出超級老鼠 體能媲美環法冠軍]),特性上牠們能以每分鐘20米的速度連續跑5小時,如同一名自行車運動員毫不歇息地騎上阿爾卑斯山,主要利用脂肪酸產生能量,隻產生些許可導致肌肉抽筋的乳酸,並且可以不吃不喝一連跑上45小時,據說體能堪與環法自行車大賽5連冠蘭斯·阿姆斯特朗相媲美。牠們食量驚人,其普通相比改基因鼠食量增加60%,幾乎為其它老鼠兩倍,但體重只有普通同類的一半。與同籠的普通老鼠相比,牠們活躍10壽命更長,能活到3性生活也更加活躍,幾乎整整3年都在“生兒育女”,直到晚年仍然“壯心不已”,這種老鼠還非常具有攻擊性(相比起其普通同類)。
對比[撤亞/賽亞人]特性,他們二者有以下相似之處:
1.體力體能極強2.能承受某種10(10偣重力 vs 10倍精力) 3.食量超大卻不會肥胖 4.青春年期特別長 5.好戰,性格較暴戾凶狠 6.有尾巴()
並且符合鳥山明原創《龍珠》「小個子強個大個子」的原則
(看比達&立巴、菲利、斯路及布歐的最終型態)理論上也可以把螢光及金毛基因加在把牠們身上,就像基因改造螢光

恐懼地自我審查?發生過瘟疫的記憶也扭曲消失

上次講述中國人對瘟疫怕到有「一呼病名,病就來」的想法,情況好像《哈利波特》的電影裡的魔法世界中,幾乎人人都非常害怕那個叫「佛地魔」(或伏地魔)的魔法師似的。不過外國人在面對疫病時卻發生「集體性失憶」,連發生過瘟疫這件事的記憶也好像從歷史中移除似的,更不可能提到那次瘟疫的名字,他們猶如因害怕開罪了某國家權力機關而進行自我審查,把事實的真相封殺了。可以說,恐懼把他們的記憶扭曲了,情況與《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 (電影)的劇情有點相似:對佛地魔的恐懼使魔法世界當權者對佛地魔復活的事實也是堅決否認,失去了理性。(《哈利波特—鳳凰會的密令》電影海報)

流感(Influenza)的英文來自意大利文,意為「魔鬼」,取此名的原因是此病1658年導致6萬人名意大利威尼斯死亡,人們認為這是上帝的懲罰(又是把瘟疫「擬魔化」的又一傑作)。1918年全球曾發生流感大流行,做成至少4000萬人死亡,更有人估計真實死亡的人數可能達1以上,這比同時期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陣亡的人數(2000)還要高出幾倍,甚至有人說第一次世界大戰因此次疫症而結束,當時人們也像我們2003年爆發SARS一樣,個個帶口罩,日常生活受到嚴重影響,不過似乎並無甚麼人把這樣重大的事件詳加記錄,反而只略為一提便算了,就像「見過鬼也怕黑」般不再多談,以下是美國人對此事的文字記錄:(流感病毒放大10萬倍)當年在美國擁有醫學界最高榮譽的流行病學家弗漢也曾經歷這次瘟疫,不過在1926年他出版達464的回億錄中只用了1來描寫這次疫病:「那真是一幕陰森的景象,反覆不斷地出現在一個老流行病學家的腦海中,特別是當他坐在壁爐熊熊燃的柴火前。」弗漢說,在這場戰爭中,流行性感冒造成的死亡遠較戰門而死的人數為多。他僅僅用了幾句話來記錄這場大流行:「我並不提及那場流行性感冒的歷史。這場大流行席捲全球,侵襲最遙遠的每個角落,帶走最強壯的士兵及居民,在科學前面,它誇耀地高舉勝利的紅旗。」另一個醫學權威,由美國衛生部長召集的迪芬斯基地(流感大流行的一個軍事區)調查團領導人,在其539的傳記中也只用了3來描述這次流感。他描述那次疫情爆發是「軍事史上最具毀滅性的流行」,「以一種嶄新的活力,面對他所賦予的使命,對抗這前所未有的嚴格考驗」,但卻沒有更詳細的描述了。軍事史家唐那.史密斯(Donald Smythe)在潘興將軍詳盡的傳記裡,只用了兩句話來敘述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