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三月, 2009 起發佈的文章

佛教徒在出席親友耶教喪禮時不可唱聖詩?(討論)

我舅父今個月因病去世,因其生前信耶教,其親人教友就以耶教儀式進行喪禮,我、弟弟及媽媽皆為受了三歸依的佛教徒,這點早為出席喪禮的人士所知道,我與弟弟為了表示尊重,人們唱聖詩時我們也跟著唱,反正以前在耶教學校時都是這樣。
不過事後卻為媽媽所責備,認為作為一個佛教徒這是不對的,之後又說她問過佛教師父,都話不可唱,仲叫我親自問師父,我即使引用佛教經文解釋,她也不接受,並說我解錯,是斷章取義
(但沒有說明怎樣斷章取義),又指其他出席的非耶教親友都有人不唱,以此證明以世間法來看不唱是應該的,唱反是不應該的,意即無神論的都不唱,佛教徒有宗教在身,有不歸依天魔外道的責任,唱聖詩會讓別人看不起佛教,又說口唱聖詩心信佛是口不對心,是妄語,我與她爭辯時她辯不過我就要生要死的威脅我。
我為了息事寧人,就先答應她以後不這樣做,並在見師父時只聽不答(實際上師只說了兩句,叫我在人家儀式中默念佛號),以免因與師父爭辯而被冠上「破和合僧」的罪名,誰知她還不心足,認為我口服心不服,要我在網上問其他人,特別是對佛教有深刻認識的佛教界人士,看看其他人會怎樣評,看看其他人怎樣解那段經文,又話如果其他佛教團體或高僧大德認為可唱她就會接受,我認為一來佛經也教導人們要孝順父母,上網問問也無甚麼問題,二來如果此事遲遲不能解決,她又再來煩我,我很可能又會跟著同她吵架(我的道行淺薄,但我仍盡力提升),有失孝道之餘亦會導至家庭不和,一家人受罪不是好事。

我本著佛教依法不依人的精神,以下面經文作為根據:
『受三歸已,造作癡業,受外道法,自在天語,以是因緣失於三歸。若人質直,心無慳貪,常修慚愧,少欲知足,是人不久得寂靜身。若有造作種種雜業,為受樂故修於善事,如市易法,其心不能憐愍眾生,如是之人,不得三歸。若人為護舍宅身命,祠祀諸神,是人不名失歸依法;若人至心信其能救一切怖畏,禮拜外道,是人則失三歸依法。若聞諸天有曾見佛功德勝己,禮拜供養,是人不失歸依之法。或時禮拜自在天王,應如禮拜世間諸王、長者、貴人、耆舊有德,如是之人,亦復不失歸依之法。』(下面解釋)
此明若以佛法僧以外之天神為最高無上之權威者,則失三歸,否則不失。若於因緣和合無我之理,作業受報之事,不能明了,則謂之癡。有憐愍心,即與佛心相應,須有與佛相應之心,方得三歸。此明在家菩薩可禮拜耳,若出家人,則一概不應禮拜:自在天王及世間諸王、長者。
出處:太虛大師著《優婆塞戒經講錄》「優…

1918年利用罪犯做人體「死亡流感」實驗?令人意外的實驗結果

在「死亡筆記」中L為了測試死亡筆記(Death Note)中規條的真偽,曾經打算利用死刑犯來為筆記進行實驗。現實中確實有人做過類似的事,1918年那場西班牙流感做成全球至少2500萬人死亡,有人估計死亡人數甚至超過1億,佔當時人口1/17,於1918年11月當至命流於波士頓逐漸銷聲匿跡 的時候,一群海軍軍官為幫助科學家了解流行性感冒是如何傳播,以免將來有更多人犧牲,於是向100多個罪犯提議進行至命流感的人體實驗以換取特赦的交易,那些全罪犯最終同意這項交易。
理論上這類實驗的危險性就如同L所做的差不多危險,但結果卻是無人感染及死亡,這點後文詳述。


以現在的制度來說,像這類給予優厚利益作為人體實驗的報酬的行為是非法的(換句法說L那種實驗應該也是非法的),幾乎只有自願性質的人體實驗才被允許,。不過以當時的法 律而言,只要能令大部分人免於死亡,即使讓少部分人受害也是可以接受的,再加上這場至命流感無法傳染給老鼠或兔子動物實驗完全無法實行,進行人體實驗已是 唯一可行的途徑。
--------------------
實驗一:
在波士頓港迪爾島(Deer Island)有62名年齡界符15至34歲的美國海軍訓練中心的士兵,因為在服役期間犯罪而被判入獄,他們同意為求特赦而進行這個。
從病情十分嚴重的流行性感冒患者身上收集鼻腔和喉嚨裡的濃稠分泌物,再把這些黏液噴入受試者的鼻腔和喉嚨或滴入他們的眼睛。此外這個實驗分開幾項,一項是把 流感患者鼻腔內取得的黏液直接塗抹在受試者的鼻腔裡;一項先使用濾膜把患者黏液的細菌過濾,再嘗試把些經過過濾的物質來感染受試者,以測試是不是細菌所做 成的感染;一項則從患者身上抽取血液,並注射到受試者的皮膚裡。

這次實驗還包括模擬在自然環境中人們與流感患者接觸的情況,醫生讓受試者進入因流感而瀕死的病房中,受試者要在病床四周走動,貼近患者的臉頰以呼吸他們的惡臭氣息,而且要深深吸入到自己的肺中,還要與患者交談五分鐘及讓病人在受試者臉上咳嗽五次。

每個受試者都要對10位病患做以上同樣的事情,所有病人由開始嚴重發病都不到3天,致病因子應還存在在病人的的呼吸系統並具有傳染力,可是實驗結果卻出人意表,受試者竟無一人感染流感。


實驗二:

人們再次找另一批位於芳草島(Island of Yerba Buena)服役時的犯罪者共50人參與實驗(全為海軍訓練中心的士兵),這些罪犯已在島上生活了一個月…

1918致命西班牙流感與「死亡筆記」死神的聯想及對比

自古就有人把瘟疫描繪成死神一般奪去大量的人命,而1918年爆發西班牙流感更是史上奪取最多人性命的全球瘟疫,比當時因第一次世界大戰而死亡的人數還要多,其英文Influenza更是來自意大 利,原為魔鬼之意,一時間就把它和日本動畫「死亡筆記」(Death Note)聯想在一起,並作出了一些有趣的對比及想法,顯示出它們兩者的異同:


死筆 vs 流感


殺人方法

死亡筆記:把要殺死對像的名字寫在筆記本上,但一定要知道對方的樣子才有效,不論距離或地域皆適用。

流 感:理論上病毒透過人與人的接觸如空氣或飛沬傳染(元兇為豬流感),但實際上有資料顯示疾毒在全球傳播速度極快,旅客或軍隊移動也無法解釋這個現像,有人推 斷此種原本沒有太大殺傷力的病毒早已遍佈周圍,因某些不明的環境因素改變,使其變種成大殺傷力的品種直接感染人類,在全球大流行。


殺人速度

死亡筆記:40秒1人(最快速度);最長可達23天,使用者其間完全可以控制對像的死亡方法及行為。

流 感:1秒1.3-6.5人(平均),1個人早上發病起到晚上即可死亡,據其所做成的死亡人數由2500萬人到1億的估計值+斷斷續續爆發了約6個月的時間 來運算--[(死亡人數/183)/(60*60*24)]。根據西醫的理論,當時無人可以干預流感的疾情發展,甚至要感染的對像也無法完全控制(另文再談)。


殺人年齡及物種分佈圖

死亡筆記:出生780天以上(2歲1個月19日)至124歲,只對人類有效。

流感: 5歲以下的嬰幼兒、70至74歲的老年人、20至40歲的青壯年人(特別是軍人)為其死亡人口的高峰(在美國 有25%的美國人受到感染,而軍人則分別是40%(海軍)及36%(陸軍)),其他年齡層人士亦可殺,禽鳥及豬也是其殺死的對像。


命中率

死亡筆記:0%及近100%(有極少許機會因觸犯死亡筆記內的某些規則而失敗)

流感:2.5%-10%,為一般流感的25倍(0.1%)(當時約10億人受感染)


後遺症

死亡筆記:(1)使用者放棄筆記時會失去所有與筆記相關的記憶。(3)若交換死神之眼則會失去一半壽命。

流感:(1)人類集體性失憶,相關的歷史記錄甚少,就像不想有人再記得似的。(2)使美國人的平均壽命於1918年減少了12歲。


除 了這些外,那時一些軍官及科學家也像死亡筆記中的L,用罪犯甚至自己來進行人體實驗以找出瘟疫的元兇,卻有出符意料之外結果:100多個實驗罪犯無一人感染及死亡。後來一些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