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文章

顯示從 二月, 2011 起發佈的文章

狙擊與追擊民主黨之三國志喻

「狙擊」民主黨:事先絕不把奪取民主黨議席的目的說出來,以「不讓建制派奪取民主黨議席」的名義暗中進行奪席準備,之後再在適當機會及「民主大義」的藉口挑戰民主黨,把議席搶過來,並握著民主黨人的手說一句:「非吾不欲團結泛民,奈勢不得已也!」

當年劉備借助劉璋抗敵的名奪入蜀,再以劉璋欲加害他的名義把益洲攻下,之後握著劉璋的手說:「非吾不行仁義,奈勢不得已也!」,增強了劉備的經濟與軍事實力,就是採用了相似的策略了。

現在還未知道有那些泛民政黨會採用此策,那是自然不過的,這種計謀怎可能如此明目張膽地現在就讓普通人知道?

「追擊」民主黨:因怒民主黨「黨背離民主及選民」而事先張揚對其作出懲罰,向其宣戰企圖奪其議席,違反理「團結泛民對抗建制」的總戰略,甚至不理建制派可能乘泛民內訌奪取泛民議席的危機,說只要民主黨輸掉議席就可。

當年劉備因怒孫權奪荊州及殺關羽,於稱帝後並沒有攻打曹魏,反全國之力攻打吳國,違反了聯吳抗魏的戰略,不理會魏國可能得漁人之利的風險,即使諸葛亮及趙雲等人勸其不可、孫權遣書請和也無法打消其決定,結果不但大敗,還使蜀漢元氣大傷,影響了日後北找魏國的能力。

當年劉備那種非理性行為與現在黃毓民執意「追擊」民主黨的錯誤非常相似。

現時我對「追擊」民主黨的看法是「國賊是建制派,非民主黨也,且先破建制派,則民主黨自服。香港雖繁榮,官商勾結,當因眾心,早圖建制派區議會、立法會議席以討凶逆,民主義士必出錢出力以迎人民之師。不應置建制派,先與民主黨戰;兵勢一交,不得卒解。

(原文改自《三國志‧趙雲傳》引《雲別傳》--「國賊是曹操,非孫權也,且先滅魏,則吳自服。操身雖斃,子丕篡盜,當因眾心,早圖關中,居河、渭上流以討凶逆,關東義士必裹糧策馬以迎王師。不應置魏,先與吳戰;兵勢一交,不得卒解。」)

至於將來會否出現民主黨變得闇弱及有良機以供其他泛民政黨「狙擊」,現在還不能說定,一切還有代時間觀察。